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小和尚与寡妇们】【作者:愚者幽魂】
【小和尚与寡妇们】【作者:愚者幽魂】
字数:387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序言:两篇短文,系为练笔与致敬之作。

  一:慈安篇

  「……慈安太后服丧孀居?暗行羞人之事」

  临近慈安太后的宫帐,小和尚居然听见宫帐内传来阵阵呻吟声,他悄悄来到宫帐边,透过帘幕间的细缝一看。只见慈安太后身着一袭素白的孝服,半躺在床头,用左手拉开孝服下摆,亵裤已褪至膝下,露出了浓密的阴毛和里头粉润的阴唇。

  眼前的慈安太后,正用手指抚弄着下体,阴唇泛满了晶莹的汁液,脸颊一片绯红,表情十分沉醉,微微闭着双眼,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声。搭配着慈安太后白皙的肌肤,以及身上高贵的气质,更显得眼前的景象淫靡无比。

  突然间,慈安太后发出一阵低沉而绵长的呻吟,表情略带苦涩,眉头微皱,左手使劲地抓紧御榻上的被褥,接着蹬着双腿,微微弓起腰身,下体喷涌出了一道道晶莹的汁液,娇躯也如痉挛般抖动不止,高潮过后,慈安太后乏力的瘫倒在御榻之上,望着半空一时间感到有些空虚,轻声叹息并呢喃道:「唉~自个慰藉终不如有男人相伴……」。

  「……慈安太后寂寞难耐?喜得亲密接触」

  宫帐内檀香袅袅,温暖如春,小和尚甫一入内,便觉浑身冒汗,若非此处为慈安太后的宫帐,非脱去外袍不可。慈安太后一袭素白的孝服,手中握着念珠,端坐在明黄的织迤褕F上,正对着一尊汉白玉观音像。

  慈安太后年方四十,身材丰硕,保养得宜,白净光洁的脸庞不见一丝皱纹,浑身散发着熟美贵妇的迷人风韵,肃穆的孝服也遮掩不住慈安太后丰腴诱人的身段。小和尚瞧了好一会,惟恐把持不住,咽了口唾沫,强忍着将视线移开,上前袖袍摆了摆,跪拜磕头道:「小僧,叩见太后。」

  「平身吧!」慈安太后的声音仿佛带有一种勾人心弦的磁力。

  「谢太后!」小和尚恭敬地回覆道。

  「听闻汝替哀家备了本《九莲经》,递来予哀家瞧瞧。」慈安太后柔声说道。
  小和尚双手捧着《九莲经》上前献给慈安太后,借机嗅着慈安太后身上迷人的香味,下体渐渐发硬,额头汗如雨出,却不敢擅动,惟恐慈安太后发觉他非分逾礼的念头。

  慈安太后丝毫未发觉小和尚的鬼心思,素手轻轻翻阅着经书,看了会才对小和尚柔声道:「嗯……汝有心了……哀家甚喜……唉!」慈安太后一边说着话,一边正欲起身,但是跪坐许久的双腿却麻软乏力,上身顿时相前倾倒。

  小和尚正低头听候吩咐,怎料忽闻慈安太后一声惊呼,头还未及抬起,慈安太后便已扑倒入怀中,重重的压在小和尚身上,小和尚随即不自觉地抱住慈安太后的身子,感受着怀中丰腴的触感,小和尚登时间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随即关心地问道:「太后可安好?」

  小和尚的脸颊正好贴着慈安太后的发鬓之处,唇鼻正微倚着慈安太后的耳尖,话语间吐出的暖风,搔弄的恰是慈安太后敏感之处,这下令慈安太后浑身更加发软,说不出话来,因服丧而久旷的肉体,感受着男人的气息,顿时燃起了情欲之火,甚至感到下体竟渐渐地湿润了。

  小和尚等了好一会,不见慈安太后反应,便轻声呼唤道:「太后……」
  「汝……汝扶哀家至榻上吧……」慈安太后娇柔无力地说道。

  「小僧,谨尊太后懿旨。」小和尚将慈安太后从蒲团上搀扶起来,欲扶慈安太后到了御榻边,但慈安太后实在浑身乏力,身子沉沉的瘫在小和尚怀里,竟是有些难以移动,小和尚原地为难了一会,只能对慈安太后说了声:「太后,请恕小僧失礼贸犯。」然后将慈安太后拦腰抱起,行至御榻前,将慈安太后置于榻垫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

  二:钟夫人篇

  「……窥见羞人之事。钟夫人矜持沦丧」

  只见屋内,一盏高挂的油灯底下,有一位冷艳的黑衣美妇,一袭薄薄的黑纱罗衫之下,竟是浑身赤裸,丰硕挺拔的乳房,纤细如柳的腰腹,竟皆若隐若现。
  那黑衣美妇行至石屋角落的一根石柱前,只见那石柱通体乌黑,柱顶有个大铁环,上头系着两条皮索,而石柱中段竟斜伸出一根近乎尺长的精巧圆棍,质地晶莹剔透,通体润白似玉,外型粗壮狰狞,宛若男性的肉棒。

  那黑衣美妇将宽大柔软的衣袖缓缓抬起,一条雪白似藕的胳膊伸出,将黑纱罗衫的下摆一掀,只见黑衣美妇的下体完全显露了出来,芳草萋萋中的粉润沟穴隐隐可见。

  接着,黑衣美妇伸出右手,揪住铁环上的皮索,左手攥住那根状似男性粗壮肉棒般的白玉石棍,双腿微微掂起,将翘实的玉臀挪向石柱,然后缓缓地下坐,那根白玉石棍便渐渐没入黑衣美妇下体的粉润沟穴之中,待那尺长的白玉石棍完全插入后,黑衣美妇原先雪白的面颊上泛起翩翩潮红,红唇小嘴微微张开,发出颤巍巍的一声娇吟。

  钟夫人窥见屋内如此春景,耳边又听那泌人心魄的娇吟,娇体渐渐变得燥热,下体正搔痒难耐时,惊觉一根火烫硬挺的粗壮之物从后方顶着臀部,同时一股热气喷在脖项上。原来是钟夫人身后的小和尚,窥至此处时,亦是欲火高涨,裤裆被顶得高高翘起,身子又不自觉地向前靠,那裆中的火烫坚挺,因此触及钟夫人翘实的臀部。

  钟夫人为了不惊动屋内的黑衣美妇,不好回身叱责小和尚,只能将纤腰收紧,臀部前靠。却不成想,小和尚的身子再次朝她贴近,两人的身躯反而变得更加紧密了。这下钟夫人终于束手无策,只能任由臀后的火烫坚挺肆意地顶弄,心底却是浮想翩翩,俏脸已然布满红霞。

  此时,又见屋内的黑衣美妇,双手紧扣皮索,那双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盘在黝黑的石柱上,上身后仰悬空,圆润结实的美臀,随着纤腰的扭动而进退,然后下体便如男女交媾般,吞吐着粗壮的白玉石棒。白玉石棒的每一次进出,都让黑衣美妇情不自禁地发出阵阵娇吟媚喘,随着呻吟喘息声越来越粗重绵长,黑衣美妇的纤腰翘臀也更加使劲扭动。

  小和尚至此终于欲火难耐,将腰臀朝后挪动,腾出些许空隙,伸手解开裤带,随着裤头顺滑,憋耐许久的粗壮之物终于绷弹而出。小和尚嗅着钟夫人的发香,回味着适才紧贴钟夫人的触感,情不自禁地撩起钟夫人的裙摆,然后腰臀前顶,欲将下体顶向钟夫人的臀沟之内。

  钟夫人伸手正想拨开小和尚那不老实的手时,忽觉臀沟间一热,那火烫硬挺的粗壮之物,竟已塞入臀瓣之间,钟夫人顿时浑身酥麻,手臂僵在半空处再难伸出半分,感受着臀沟间的火烫和坚挺,心跳瞬间加速,一股热流自胸腹传至下体,两腿间的搔痒之处,赫然间一片湿润。钟夫人只盼着小和尚别再有行动,否则因守寡而久旷的肉体,便真要把持不住了,但心底却又隐隐盼着能被小和尚肆意侵犯,心绪矛盾不已。

  小和尚食髓知味,又将下体于钟夫人温暖柔润的臀沟间,轻轻的来回磨蹭。
  钟夫人面对小和尚的侵犯仍未作声,只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,并羞涩地感受着臀沟之间,那火热硬挺的粗壮肉棒,任由仅存不多的理智,不断地被它冲击着。而小和尚已然沉醉其中,浑然忘我之下,动作愈发粗鲁,猛然一下力道过猛,竟是顶开钟夫人发软无力的双腿,触及一片湿润的阴唇,钟夫人终于矜持不住,从紧闭的小嘴里,轻发出「呃~」的一声媚吟。

  小和尚一听钟夫人出声,连忙慌张地在钟夫人的耳畔细声道:「夫人,小僧……小僧……」小和尚一时间,竟是支支吾吾,话都说不完整。钟夫人侧过头去,脸颊触及小和尚的鼻尖,轻嗅着小和尚身上宛如麝香的汗味,这一刻,理智已于迷醉间沉入欲海,用着柔媚哀怨的语调轻声道:「傻子……怎不知怜惜姐姐一二……」

  钟夫人说罢,便伸手解下亵裤,反手将小和尚的双手抓至胸前,置于丰满鼓胀的胸口上,然后左手肘抵着屋壁,右手反手轻捏着小和尚那火热硬挺的粗壮肉棒,引导着龟头触及娇嫩湿腻的阴道口,以媚惑娇柔的语调说道:「姐姐此处…
  …内里搔痒难止,你下身此物,借姐姐塞入止痒可好?「

  小和尚呆呆地点了点头「嗯!」了一声,双手隔着钟夫人的衣衫,轻轻握住那丰硕挺拔的乳房,腰臀微微出力,将肉棒塞入钟夫人温暖湿润的阴道内,动作小心翼翼,惟恐太过用力,令钟夫人感到不适。而钟夫人则是口唇紧贴在左手背上,贝齿轻咬,右手反抱着小和尚结实的臀肉,感受着火热硬挺的粗壮肉棒,撑开阴道内的肉壁,缓缓填满空虚日久的深幽秘道。

  同一时间,屋内的黑衣美妇,正奋力攀登着情欲的峰峦,紧闭着双眼,眉头微皱,冷艳的俏脸满溢着春情,桃红的唇瓣微张,露出紧紧咬合的玉齿,双手紧握皮索,修长的双腿八字型的张开,双膝微曲,脚掌蹬地,胸腹紧贴着石柱,腰臀使劲地扭摆,令下体反覆而激烈地迎向白玉石棍,晶莹黏滑的汁液随之喷溅四溢,更不时从齿间露出娇媚的哼吟。

  伴随着屋中婉转的淫靡之音,钟夫人也禁不住「嗯~」的一声娇吟,小和尚的肉棒已然完全塞满钟夫人湿暖紧致的阴道,龟头触及子宫。小和尚将嘴唇贴在钟夫人曲线优美,雪白剔透的脖颈上,轻柔的吻着钟夫人滑腻柔软的肌肤,环抱钟夫人胸口的双手,顺着衣襟的开口滑了进去,肆意搓揉着钟夫人丰满挺拔的乳房,腰臀开始轻轻地前后扭摆起来,下腹之处不时触及钟夫人敏感的阴蒂,肉棒在湿暖紧致的阴道内来回的磨蹭,每一次深入都顶至子宫,令钟夫人欢愉忘我地娇喘连连。

  随着小和尚的肉棒来回抽送,钟夫人的阴道初始还有些酸胀感,渐渐地变得越来越酥麻,越来越舒爽,身体仿若羽毛划过肌肤一般,微微颤抖着。钟夫人的一双美腿渐渐分开,小腹稍稍下沉,向后翘起的美臀撅得更高,以便更舒服地迎合,那火热硬挺的粗壮肉棒。钟夫人的腰臀亦不自觉地,随着小和尚的前顶而向后摇动,让小和尚的肉棒插得更加的深入,好满足身心更深幽处的空虚。
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